Carnival。

大家好,我喜欢露仗(你出去

12月初打的线稿昨天翻出来稍微填了个色!我以为我有空了就会好好上色的我太瞧得起我自己了(……)是梦野老师可能没人看得出来!(…………)

昨天晚上画的二乔花花屌屌梅梅,感谢朋友点了没有让我闲着,我现在在画护卫组可是寝室没开灯有点黑

是摸了两周慢慢磨完(……)的画风问卷!仗助那张我之后应该会重置的(……)二乔好好画西撒好好画(蹬腿)

其实我很想把这张一哥截下来当头像,看了看我现在的美貌王样头像让我打消了这个想法(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)

但是梦中的真月只是笑着对我摇了摇头,不要过来呀,游马同学,他的嘴巴张张合合:千万不要来救我呀。可是我怎么可能置之不理呢?于是我又往前迈了一步,勒住真月白皙脖颈的手似乎掐的更紧了些。千万不要过来呀,游马同学。他的眼睛说道(他已说不出话),我急得想哭,真月是我重要的朋友,我想就算是赴汤蹈火我也是要去救他的,可是我的身体抖个不停,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,眼睁睁的看着真月一点,一点,一点,一点隐没在了黑暗里,黑暗中还隐隐传来贝库塔的狂笑。我被鲨鱼拍醒,泪水糊了一桌子。我跟他讲了梦里的真月和无尽的藻海,鲨鱼只是冷笑,却没忘给我递上一张纸巾:裤衩的嘴骗人的鬼,你这家伙不长记性,可别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我接过鲨鱼递来的纸巾没回过神来:可是真月怎么会骗我呢?真月怎么会骗我呢?

我觉得我要确定一下我的文字的风格,要谐还是要装13选一个,不然写出来会被别人当神经病(…………

摸摸番芋蕉www三个都是我的小宝贝www甘蓝也是但是还不太会画www

突然觉得ai酱要跳反就趁现在了,毕竟感觉对爱酱最重要的是电子宙和同为伊格尼斯的同伴windy就算那样对待了自己也还是会忍不住开口让lighting去救他,趁现在跳反让作哥无法印卡失败了就能和lighting一同吃泥了,不灵尊太安定了应该完全没有问题,所以我奶爱酱不会跳反(……)

我真的很生气…………室友太过分了…………